欢迎光临成都小吃培训网官网
全国服务热线:
banner1 banner2 banner3 banner4
成都小吃培训 > 新闻资讯 >

一面一江湖 成都黄龙溪“一根面”竞争空前热烈

2019-06-03   来源:未知

  在黄龙溪,6家一根面店“齐头并进”,使得黄龙溪形成了一根面的江湖

  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黄龙溪拉面小哥田波走红的背后,隐藏着黄龙溪的“一根面”江湖。

  在黄龙溪,靠着把式和吆喝,一根宽度不足1厘米的面条,承载着整家面店的荣辱兴衰。

  去年,黄龙溪第一家一根面的老板,将景区另一家一根面告上法庭,以败诉收场。草蛇灰线,绵延千里。这一出风浪始于2011年第一家一根面餐馆的开业,盛于今年6家一根面餐馆齐头并进,花式拉面也在激烈竞争压力下诞生。在黄龙溪,靠着把式和吆喝,一根宽度不足1厘米的面条,承载着整家面店的荣辱兴衰。不断翻新的拉面把式,层出不穷的一根面新店,一墙之隔的激烈竞争,都使得黄龙溪的一根面江湖竞争空前热烈。下一个花式拉面把式如何?下一个拉面网红何时诞生?下一家拉面店好久营业……在黄龙溪的拉面江湖,没人能说清道明。

  

  2011年

  溯源

  源于山西

  2011年入驻黄龙溪

  艰难:开业初十多天也卖不出一碗面。

  转折:因美食节夺魁打响名头。

  红火:甚至有游客因为太晚没吃到面就在旁边旅馆住下,方便第二天一大早来吃面。

  事实上,一根面在黄龙溪的兴起远不如想象中长久。2011年,青白江人刘建国来到黄龙溪开店,当时店招就叫“一根面”,蓝色彩旗上方则标注“黄龙溪名小吃”。

  店铺开在黄龙溪下段仿清街,开业初艰难之时,十多天也卖不出一碗面。转机在2011年10月发生,刘建国的“一根面”参加第八届中国国际美食节小吃争霸赛一举夺魁,此后被国内外近百家媒体宣传报道。而刘建国本人也投入大量广告宣传“一根面”。

  黄龙溪仿清街“一根面”一下子打响了名头,从早到晚都是排队的人。紧挨着刘建国店铺的是一个太婆收费的公共厕所,“光是公厕,一天都可以收几百块钱。”甚至有游客因为太晚没吃到面就在旁边旅馆住下,方便第二天一大早来敲门。

  而一根面的制作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神秘。在黄龙溪开的一根面餐馆,大多是从山西师傅处学习一根面。成都商报记者尝试搜索“山西一根面”,发现网络上有时长5分钟的山西一根面制作视频,视频中一位操着山西口音的面食师傅从“和面”“揉面”到“抻面”都做了详细讲解。

  此外,网上名为“中华百味鲜小吃培训”机构的工作人员张先生透露,只要花费1500块,就可以在一周内学会做“一根面”。

  

  2012年~2014年

  壮大

  市场推动

  从一家独大到六马齐奔

  竞争:“过去只有我们店时一天销售额可能有8000元,现在隔壁开了一家,我们一天就只能卖5000元了。”

  盛况:以黄真一根面销量为例,旺季一天的营业额可以达到2万,最高一天达到过4万。

  一家独大的格局不到1年就被打破。2012年,原本占了3亩地开快餐、住宿的黄龙溪镇龙街69号也开始做起一根面生意,黄氏一根面(现更名为黄真一根面)的木制牌匾往上一挂,请来地道的山西师傅做拉面。

  同一年,镇龙街71号的盘龙一根面(现在换老板,改叫古镇一根面)开业,既卖一根面,也卖三大炮、菠萝饭。它和黄氏一根面仅一墙之隔。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游灵说:“你生意好,吼得凶,另外一边也得跟着吼得凶,不然客人都去那边了。在过去只有我们店时一天销售额可能有8000元,现在隔壁开了一家,我们一天就只能卖5000元了。”游灵印象中,放音乐声大小、吆喝卖力程度都跟当天生意好坏成正比,这也让店与店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。

  黄龙溪的一根面江湖之争,从这里发散开来,覆盖了整个黄龙溪。以黄真一根面销量为例,旺季一天的营业额可以达到2万,最高一天达到过4万,“其中绝大多数是吃一根面的。”该店知情人士还透露,在去年大年十五当晚,赶上游客在附近烧香返潮,“仅仅一晚上就卖了3000多碗。”

  网红田波的走红,给黄龙溪的旅游又添了一把火,“过年那几天游客量估计有7万人,田波红了以后那几天,游客量超过10万人,比过年还红火!”游灵自己心里也有笔账。

  2014年5月,首先在黄龙溪开一根面的面馆老板刘建国迫于竞争压力,转而在黄龙溪上段镇龙街开新店,旧店依然保留。2014年10月,盘龙一根面迁址到黄龙溪黄金路10号,更名古镇美食坊。原本的镇龙街71号由新老板盘下,取名古镇一根面继续做生意。去年,樊哈儿一根面也开业。三年时间,黄龙溪就新开了5家一根面餐馆。

  

  2016年

  风波

  一纸诉状

  一场侵权官司

  原告:我只是要一个结果,不管是输还是赢,我都是赢。”

  被告:一根面仅仅是菜名,和店内售卖的三大炮、菠萝饭没有区别。

  判决:原告败诉,“一根面”不应在食品行业领域内为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予以独占。

  在刘建国看来,另外4家新店给自己的打击是致命的:“我的老店处于黄龙溪下段仿清街,从入口进最远处才到,生意做不下去了。”形势恶劣之至,老店可能一天只能卖10多碗面,前期十多万的广告投入、一直以来的媒体宣传都变成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。

  2016年,刘建国一纸诉状,将黄龙溪第二家开业的一根面餐馆古镇美食坊告上法庭诉其侵权。刘建国没有请律师,“我只是要一个结果,不管是输还是赢,我都是赢。”当时他已经想好,如果输了就更名,赢了更好。在被告古镇美食坊看来,一根面仅仅是菜名,和店内售卖的三大炮、菠萝饭没有区别。“一根面不是黄龙溪的传统名小吃,它是山西的。”古镇美食坊老板丁先生说。

  2016年12月26日,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原告刘建国败诉,判决书中表明:“本案中,黄龙溪一根面小吃店所举的平面媒体及视频新闻媒体的证据中,更多的内容为将‘一根面’作为制作方法独特的‘黄龙溪古镇不可错过的美食’予以介绍。”法院认为,在现有证据已经证明“一根面”为一种传统小吃的情况下,该文字不应在食品行业领域内为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予以独占。同时,法院认为“被告古镇美食坊仅在其店招上使用了‘一根面’字样,并无证据证明其使用了黄龙溪一根面小吃店的企业名称。”

  败诉后,刘建国被迫把“一根面”招牌改为“黄龙溪一根面”。这一次新店装修开业,刘建国多了一个心眼:“黄龙溪一根面”牌匾下专门用红底黄字提醒:“认准黄龙溪一根面注册商标,谨防假冒。”

  

  去年~今年1月

  变革

  花式拉面诞生

  从用嘴吃到用眼看

  变化:2016年上半年,边跳舞边吆喝卖一根面的营销方式开始产生。

  升级:到了今年1月份,负责拉面的小哥也开始伴随歌曲舞动,花式拉面诞生。

  竞争并没有随着这场官司而消退。“商场如战场,我都‘死’了两回了。”刘建国觉得老店迁址、田波复出是两次“死而复生”。

  2016年上半年,边跳舞边吆喝卖一根面的营销方式开始产生,“最开始就是瞎跳,大家没事干,扭扭腰。”和黄真一根面一墙之隔的古镇一根面店内员工回忆。到了今年1月份,负责拉面的小哥也开始伴随歌曲舞动,花式拉面诞生。谁也说不清,是哪家第一个想出来,花式拉面迅速在黄龙溪被复制,现在成为新学员的必学课程。

  从一个不会拉面的年轻人,到闭着眼睛也可以拉面的“老司机”,游灵只用了3个月。他把飞速的进步归功于竞争,“没有竞争就没有压力,店里每一个学员来,都必须练上一周,有压力才会有动力。”

  这样的花式拉面并不如看起来容易,游灵最初练习要将拉面抛高,“起码要高过自己身高。”其次,要渐渐熟悉转圈动作,最后才是表情、手势与拉面相配合。除了在店观察动作,回家后的游灵还要通过快手看拉面视频。“刚刚开始,我同事说我的表情看上去很凶,客人都走了。”为了练好拉面,游灵回家后,还要看着镜子继续练习表情。

  花式拉面花样多了起来,“光是收尾面条入锅的动作就有七八种,”游灵娓娓道来,转圈后手请面入锅、抖面后高处入锅、转身后换手入锅、面从头上进身上过都是收尾手法。也因激烈竞争,古镇美食坊的一根面迟迟不敢涨价,维持15元。

  古镇一根面的拉面小哥阿飞(化名)才干了一个月,妩媚的动作让这个习惯戴横条纹帽子的小伙子也小有名气,周围不断有客人拍照。对着镜子练习表情也是阿飞学习拉面的秘诀之一,店里有专门的女性拉面师傅,教每一个学员如何通过妩媚眼神与客人交流,还会把店内拉面的视频拍下,方便店内学员回家学习。

  江湖之近

  现状

  “六强争霸” 各擅胜场

  沿着成都以南走上40公里,府河、鹿溪河两江环抱之处,双流、新津、彭山三地交界之地,就是黄龙溪了。

  网络和媒体的力量让黄龙溪迎来“网红”时代。配合着音乐,一根面在拉面小哥手上飞舞,不足一厘米宽的面条承担着揽客重责,甚至关乎整家面店的荣辱兴衰。刚刚回归黄龙溪继续拉面的“网红”田波,也变出了新花样:他和一位女性拉面师傅一起拉面,老板刘建国得意地取名为“龙飞凤舞”,配上的音乐是《两只蝴蝶》。

  沿着黄龙溪景区走一圈,售卖“一根面”的餐馆就有6家,其中刘建国有两家店面,堪称“六强争霸”,这还不算节假日临时开卖的摊贩。在黄龙溪主街上段的黄龙溪一根面、古镇美食坊、樊哈儿一根面依靠地理优势夺得先机;一墙之隔的黄真一根面、古镇一根面激烈竞争,苦练花式拉面本领吸引游客;位于仿清街的“一根面餐馆”,也是刘建国的店面,距离游客入口最远。

  放音乐、扭腰肢、花式拉面成为主流,“选择的音乐一定要是DJ版,方便带动气氛。”在黄龙溪镇龙街69号的黄真一根面拉面师傅游灵技艺娴熟,午饭饭点过后,游灵从铜锅火炉旁让开来,擦了擦额上豆大的汗珠。

  江湖之远

  未来

  吃招式还是吃巴适?

  ●黄龙溪一根面的江湖里,有餐馆在长期大量招收学员,希望把花式拉面流水线延伸下去

  ●古镇美食坊一直坚持不跳舞、不放音乐,既有主观意愿,也有客观限制

  ●专家给出两个建议:一是走出去,二是做套餐

  竞争如此激烈,足以让每个面馆老板都不敢掉以轻心,“其实我不喜欢音乐吵闹,但是没办法,竞争压力太大,随时要担心其他店想出新花样。”刘建国原有的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的观念被颠覆,“我原来以为吃一根面是嘴巴吃,现在才明白也用眼睛看的。”新招“龙飞凤舞”也是应对办法。

  黄龙溪一根面的江湖里,有餐馆在长期大量招收学员,希望把花式拉面流水线延伸下去,避免拉面人手不足的窘境。还有餐馆另辟蹊径,正在马不停蹄在外地考察,希望把一根面的版图向外开辟。在激烈竞争中,也有坚持者。古镇美食坊一直坚持不跳舞、不放音乐,既有主观意愿“美食口味最重要”,也有客观限制,“店外上面有电线,其他拉面店距离我们太远。”

  对于这些一根面餐馆的激烈竞争,中国食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、首批中国餐饮文化大师刘学治提出两个建议,一是走出去,二是做套餐。“既然黄龙溪开得走,也可以开到其他旅游古镇,不要在黄龙溪里困死。”同时,对于黄龙溪的餐饮店本身,刘学治建议通过套餐的形式出售,“在主食基础上配汤配粗粮,像是一个面配一碟小菜,一个汤等都可以。”

  “如果市场饱和了,竞争达到一定程度,就要求全方位竞争。”刘学治分析,现在黄龙溪的一根面竞争激烈,单纯想靠味道来一招制敌,作用不会很大,“色香味形器意养”都要兼顾,“既要吃招式,也要吃巴适。作为旅游景点来说,表演只能说是营销手段,做长久还是质量和性价比。”

编辑: 郑轶
关键词: 一根面,DJ版,面店,古镇,江湖
x 联系我们
Copyright @ 2020 成都小吃培训网
联系人:李经理 电话: 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